化解入园难,沪公办幼儿园吊销托班

  本报记者 陆梓华

  □庄晓英

  因自家附近有好几所幼儿园,童先生一直没为女儿入托操过心。可今年情况不对了,年初先是听说区内公办幼儿园“停招托班”;接着又闻民办幼儿园名额非常紧张请“赶早排队”……童先生紧急行动,起大早、交定金,终于为女儿“抢”到一个入托名额。

  从4月20日起,本市今年的幼儿园登记入园拉开帷幕。同往年相比,今年很多区县的公办幼儿园入园政策更加细化和严格,并且为了保证3-6岁宝宝的入园名额,今年几乎所有的公办幼儿园都取消了托班,这让很多打算让宝宝上托班的家长变得束手无策。焦虑情绪不断蔓延。

  随着新一轮生育高峰来临,上海市公办幼儿园师资紧张、生源饱和,不得不取消托班,示范园、一级园更是一位难求。如何破解难题,保质保量提供学前教育满足市民需求?本市不少区县展开了探索。

  [过来人说]

  方案一:改造

  申读新开办幼儿园 成功几率大

  和本市不少普通公办小学一样,徐汇华泾镇徐浦小学连续几年遭遇生源流失,很是头疼。而“猪宝宝”“鼠宝宝”扎堆出生,周边居民孩子入园需求日益增长。能否将小学教育“余量”转为学前教育“增量”?2008年,在徐汇区教育局统筹下,徐浦小学开始了全新尝试:一方面,趁暑期教学楼大修,按幼儿园活动室、盥洗室等布局标准和安全设计要求,重新装修一部分小学教室;一方面,在区教育局协助下,顺利完成从老师到后勤保育人员的招募。当年9月,徐浦小学幼儿部两个小班准时招生。今年,第一届幼儿已毕业,大多选择了“直升”小学部。

  余小姐表示,她大半年前就开始搜集信息了,从网上、朋友口中了解各个幼儿园的情况。作为家长,当然是想送孩子去最好的幼儿园,但是比较热门的幼儿园都要提供户口本和房产证,有些还要求居住3年以上,再加上托人情、赞助费,余小姐觉得性价比太低。正巧余小姐居住的小区内开办了一所全新的公立二级幼儿园,离家非常近,又是公立的,最后就选择了这家。余小姐说,申读新开办的幼儿园成功的几率比较大,因为为了吸引生源第一年都是不设限的。像余小姐选择的这家从第二年起也开始要提供户口本和房产证等证件了。

  校长蔡利群坦言,管理幼儿园是个不小的挑战。为办幼儿部,她跑遍了区内各家幼儿园,从环境布置到饮食要求再到卫生防疫,一一从头学,笔记做了厚厚一大本。如今,校园里各项消毒措施更细了,每天护导老师都必须提前上岗,引导幼儿部、小学部孩子从不同通道进入校园。蔡利群感叹,共处一个校园,对两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有好处——幼儿园的孩子最期待小学的哥哥姐姐带他们“混龄阅读”,每年“幼小衔接”,小学部老师教幼儿部孩子排队做操和整理书包,更得近水楼台之利;对一二年级小学生也很有好处,他们出游时帮弟弟妹妹打伞,每周一帮弟弟妹妹收毯子,做得像模像样。

  为了孩子效仿“孟母三迁”

  据了解,在日本和美国等国,“小幼”同校非常普遍。

  王先生的女儿欣蔚今年5岁了,现在就读于上海一所知名的幼儿园。提起当年的入园经历,王先生感慨万千,“一直以为上小学难,没有想到上幼儿园也这么难。”王先生和妻子为了能让女儿去理想的幼儿园读书,提早一年换了房子,从原来的别墅小区住到市中心的小高层里。托人找关系,参加幼儿园的招生考试,最后还交了5万元的赞助费,终于是如愿以偿。明年女儿就要上小学了,王先生和妻子已经开始做准备工作了,总之一切为了孩子。

  方案二:培训

  便利第一 弃“公”投“私”

  为应对入园高峰,不少公办幼儿园不得不增扩小班。

  胡先生说,本来是想通过上托班的方式直接选择幼儿园的,但是不知道是报名晚了还是其他原因,所在区公立一级幼儿园的托班全部都额满了。儿子小骁就又在家呆了一年由爷爷奶奶看管,到3岁才正式去上幼儿园。后来考虑到公立幼儿园离家比较远而且没有校车,父母毕竟年纪大了,每天接送不是很方便,最后选择了一家私立幼儿园。虽然费用贵了些,但是有校车接送,有外教,老师也很热心,感觉还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女儿在那里上学很开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